1. 請 差 遣 我
2. 福 音 精 兵
3. 那 些 年 是 祢
4. Lift Up Your Eyes

5. 獻





facebook

 
文 章 分 享

來 自 南 非 華 人 的 呼 聲

牧 職 神 學 院 神 學 生
譚 慶 光 19/9/2000


八 月 二 日 的 清 晨 , 天 還 未 亮 的 時 份 , 空 氣 中 有 點 寒 意 , 我 和 四 位 來 自 香 港 的 短 宣 隊 領 隊 和 隊 員 , 到 達 南 非 約 翰 內 斯 堡 國 際 機 場 。 負 責 接 待 我 們 的 肢 體 來 自 南 非 華 人 基 督 教 會 , 他 們 熱 誠 地 為 我 們 安 排 短 宣 旅 程 及 照 顧 我 們 有 關 需 要 。 這 是 我 首 次 踏 足 非 洲 國 土 , 心 情 既 興 奮 又 戰 兢 。 因 為 這 是 一 個 屬 靈 爭 戰 的 旅 程 , 不 容 許 有 半 點 鬆 懈 。

新 堡 :

經 過 數 小 時 的 車 程 , 我 們 終 於 到 達 旅 程 的 第 一 站---新 堡(New Castle), 新 堡 是 一 個 淳 樸 的 小 城 , 綠 悠 悠 的 草 原 和 別 墅 式 的 房 屋 隨 處 可 見 , 環 境 極 之 優 美 。 這 兒 沒 有 太 多 的 商 業 區 , 只 有 一 些 中 小 型 的 公 司 , 它 們 大 部 份 是 臺 灣 商 人 的 製 衣 公 司 , 臺 灣 的 宗 教 、 信 仰 和 文 化 也 自 然 地 帶 到 南 非 , 成 為 他 們 生 活 的 一 部 份 。 其 中 以 佛 光 山 最 具 影 響 力 。 那 的 華 文 學 校 是 借 用 佛 光 山 的 地 方 開 辦 , 漸 漸 地 , 佛 光 山 成 為 華 人 聯 誼 的 地 方 , 佛 教 也 普 遍 地 被 接 受 和 相 信 。 我 們 只 有 兩 天 時 間 在 新 堡 佈 道 , 心 情 是 何 等 的 迫 切 , 希 望 能 抓 緊 每 個 機 會 作 見 證 。

在 探 訪 佈 道 的 過 程 中 , 認 識 了 一 位 來 自 臺 灣 的 中 年 女 士 。 她 兒 子 因 病 離 世 , 她 經 過 一 段 傷 心 的 日 子 後 , 寄 情 於 佛 學 , 又 在 佛 光 山 的 華 文 學 校 教 書 。 她 的 面 容 找 不 到 一 點 釋 然 的 喜 樂 ﹔ 心 靈 面 相 信 只 有 自 己 才 是 自 己 的 救 主 。 我 默 默 地 為 她 禱 告 , 求 主 的 真 光 照 出 她 內 心 的 黑 暗 、 痛 苦 , 並 成 為 她 的 安 慰 。 第 二 天 早 上 , 她 邀 請 我 們 到 佛 光 山 的 華 文 學 校 探 訪 她 , 並 跟 當 地 的 法 師 作 宗 教 信 仰 交 流 。 她 坐 在 法 師 旁 邊 , 當 談 及 彼 此 信 仰 的 分 別 時 , 她 坦 然 承 認 她 認 識 的 信 仰 是 沒 有 外 來 的 拯 救 者 , 只 能 依 靠 自 己 修 行 。 從 她 的 表 情 和 聲 線 , 感 受 到 一 種 對 人 生 無 助 和 無 奈 的 嘆 息 。 我 們 向 她 分 享 耶 穌 基 督 是 我 們 唯 一 的 救 主 , 從 罪 惡 、 痛 苦 中 救 拔 我 們 。 人 是 軟 弱 的 , 不 能 靠 自 己 得 救 。 但 見 她 提 筆 嘗 試 將 內 容 記 下 來 , 好 像 得 著 一 些 啟 迪 。 經 過 兩 個 小 時 的 討 論 之 後 , 大 家 道 別 。 我 感 覺 到 她 對 我 們 的 態 度 , 由 敵 對 轉 為 友 善 , 好 像 很 想 更 多 瞭 解 我 們 所 傳 的 福 音 , 我 相 信 聖 靈 已 在 她 心 靈 動 工 , 可 惜 我 們 未 有 足 夠 的 時 間 與 她 再 詳 談 。

在 這 有 多 少 個 心 靈 像 這 位 女 士 一 樣 , 渴 望 找 到 人 生 可 依 靠 的 救 主 , 不 再 孤 寂 痛 苦 地 掙 扎 和 徘 徊 ﹔ 有 誰 去 到 他 們 當 中 , 引 導 他 們 認 識 福 音 的 真 光 呢 ? 這 卻 沒 有 華 人 教 會 , 華 人 只 能 接 觸 佛 光 山 , 我 們 的 主 耶 穌---世 界 的 光 , 卻 還 未 曾 被 人 認 識 。

在 這 兩 個 晚 上 , 我 們 在 一 個 來 自 香 港 的 家 庭 舉 行 佈 道 會 。 這 個 家 庭 有 八 個 成 員 , 其 中 只 有 家 主 的 母 親 和 女 兒 是 基 督 徒 。 家 主 有 一 間 小 型 製 衣 工 場 , 除 了 兩 個 兒 子 仍 在 求 學 之 外 , 一 家 人 整 天 也 在 工 場 過 著 營 營 役 役 的 生 活 , 日 子 是 那 樣 單 調 和 枯 燥 。 人 的 面 容 也 變 得 木 訥 。 他 的 父 親 由 於 中 風 , 需 要 長 時 間 坐 在 輪 椅 上 , 他 那 稀 疏 的 白 髮 和 臉 上 的 縐 紋 在 訴 說 人 生 的 歷 練 與 滄 桑 。 他 獨 個 兒 呆 坐 著 , 好 像 等 待 著 別 人 聆 聽 和 關 懷 他 心 靈 的 需 要 。 這 是 一 個 寂 寞 、 孤 獨 心 靈 的 呼 聲 。 有 誰 聽 見 而 又 願 意 來 到 他 身 旁 , 將 主 的 大 愛 給 他 傳 講 呢 ? 在 逗 留 新 堡 的 最 後 的 一 個 晚 上 , 神 給 我 一 個 機 會 與 他 交 談 。 他 本 來 已 躺 在 床 上 睡 著 了 。 我 嘗 試 透 過 他 的 孫 女 叫 醒 他 , 問 他 是 否 願 意 跟 我 聊 天 。 感 謝 神 , 他 接 受 我 的 邀 請 。 我 走 進 他 的 睡 房 , 坐 在 他 身 旁 , 只 見 他 露 出 喜 悅 的 笑 容 。 我 知 道 這 是 最 後 一 個 機 會 , 所 以 直 接 跟 他 分 享 福 音 , 並 鼓 勵 他 信 主 。 在 交 談 的 過 程 中 , 他 由 起 初 不 願 意 , 到 內 心 真 誠 地 相 信 , 並 跟 我 作 信 主 的 禱 告 , 這 全 是 聖 靈 的 工 作 , 能 夠 感 動 他 , 讓 他 接 受 主 耶 穌 , 成 為 他 的 救 主 。 但 原 來 這 只 是 序 幕 , 往 後 神 的 工 作 和 旨 意 , 是 遠 超 過 我 們 所 想 所 求 的 。 在 我 們 離 開 新 堡 數 天 之 後 , 收 到 一 個 好 消 息 , 這 個 接 待 我 們 的 家 庭 , 因 我 們 全 隊 的 努 力 及 主 的 恩 典 , 已 全 家 信 主 。 神 的 意 念 實 在 高 過 我 們 的 意 念 , 祂 是 奇 妙 的 恩 主 。

德 班 :

南 非 的 高 速 公 路 建 設 絕 不 遜 於 歐 、 美 。 兩 旁 是 一 望 無 際 金 黃 色 的 野 地 , 偶 爾 可 看 見 一 大 群 的 牛 、 羊 , 悠 然 自 得 地 吃 草 , 躺 臥 在 蔚 藍 色 的 天 空 之 下 。 神 的 創 造 是 何 等 美 麗 , 祂 的 慈 愛 也 臨 到 大 地 和 渺 小 的 人 類 。 深 紫 色 的 小 型 房 車 在 公 路 上 高 速 行 駛 , 不 知 不 覺 地 已 帶 我 們 到 達 旅 程 的 第 二 站---德 班(Durban)。

德 班 位 於 南 非 的 東 邊 海 港 。 綿 長 的 沙 灘 與 翠 綠 茂 密 的 樹 木 , 裝 拼 成 一 幅 天 然 美 麗 的 圖 畫 。 此 行 主 要 是 協 助 當 地 剛 開 始 了 一 年 的 華 人 教 會 , 探 訪 佈 道 及 訓 練 事 奉 人 員 。 在 此 地 所 接 觸 的 人 與 事 , 給 我 有 兩 方 面 深 刻 的 感 受 。 第 一 方 面 是 看 見 神 奇 妙 的 恩 典 。 我 認 識 了 一 位 來 自 中 國 大 陸 的 大 學 教 授 , 她 來 南 非 之 前 , 在 中 東 一 間 大 學 教 書 。 有 一 次 , 她 因 意 外 受 傷 , 要 留 醫 一 段 時 間 , 並 在 醫 院 認 識 了 一 位 女 工 。 這 位 女 工 竟 在 強 大 的 回 教 勢 力 下 , 找 機 會 在 洗 手 間 悄 悄 地 向 她 傳 福 音 , 並 鼓 勵 她 找 教 會 聚 會 。 雖 然 她 還 未 信 主 , 但 也 受 女 工 的 熱 誠 感 動 , 所 以 , 當 她 一 家 來 到 南 非 , 她 嘗 試 跟 一 位 基 督 徒 朋 友 到 教 會 聚 會 。 目 前 , 她 雖 然 仍 未 信 主 。 但 她 慕 道 的 心 不 斷 加 增 , 並 經 常 參 加 聚 會 , 且 十 分 專 心 聽 道 。 神 的 作 為 是 超 越 國 界 。 從 中 國 到 中 東 , 讓 這 位 女 士 得 聞 福 音 ﹔ 從 中 東 到 南 非 , 讓 她 有 更 多 機 會 認 識 耶 穌 基 督 。 我 默 默 地 為 她 禱 告 , 祈 求 神 的 大 愛 , 照 耀 她 的 心 靈 , 歸 向 神 。

第 二 方 面 是 看 見 教 會 牧 養 的 需 要 。 這 的 華 人 教 會 , 由 於 沒 有 牧 者 牧 養 , 會 眾 的 成 長 和 教 會 的 發 展 也 顯 得 一 籌 莫 展 , 好 像 流 離 失 所 的 羊 群 , 不 知 道 該 往 那 個 方 向 。 深 願 他 們 早 日 有 固 定 的 牧 者 , 牧 養 他 們 , 靈 命 得 以 茁 壯 成 長 。

布 魯 芳 登 :

經 過 一 個 多 星 期 馬 不 停 蹄 的 旅 程 , 我 們 雖 然 有 點 倦 意 , 但 仍 在 那 高 速 行 駛 中 的 小 型 貨 車 唱 詩 歌 , 分 享 見 證 , 向 著 第 三 站---布 魯 芳 登(Bloemfontein)進 發 。 想 起 一 節 聖 經 『 雖 然 疲 乏 , 還 是 追 趕 』(士 師 記8章4節)。

布 魯 芳 登 是 一 個 稍 具 規 模 的 城 市 。 一 般 的 設 施 例 如 銀 行 、 郵 局 、 超 級 市 場 都 可 以 找 到 。 這 的 華 人 有 來 自 臺 灣 的 商 人 , 有 大 陸 勞 工 和 香 港 的 移 民 。 在 這 我 們 主 要 是 配 合 當 地 已 有 數 年 歷 史 的 華 人 教 會 作 探 訪 佈 道 工 作 。 在 所 接 觸 的 華 人 當 中 , 有 一 位 臺 灣 的 嬸 嬸 。 她 的 丈 夫 因 交 通 意 外 離 世 , 剩 下 她 獨 力 管 理 遺 留 下 來 的 製 衣 廠 和 其 他 生 意 。 她 沒 有 依 靠 的 對 象 , 只 能 往 佛 光 山 求 神 拜 佛 , 祈 求 得 著 心 靈 的 慰 藉 。 她 的 面 容 上 , 滿 是 憂 戚 , 沒 有 一 絲 喜 樂 。 幾 經 問 候 和 關 懷 , 她 才 跟 我 們 聊 天 , 並 且 帶 我 們 參 觀 她 的 製 衣 廠 。 那 有 一 位 來 自 中 國 的 女 管 工 是 基 督 徒 , 我 們 也 順 道 關 懷 她 的 信 仰 和 生 活 情 況 。 女 短 宣 隊 員 和 領 隊 給 那 位 嬸 嬸 深 切 的 關 心 , 鼓 勵 她 信 靠 耶 穌 基 督 。 只 見 她 的 面 容 , 從 先 前 的 憂 戚 變 得 有 點 歡 容 。 當 我 們 一 同 為 她 禱 告 的 時 候 , 她 不 停 地 流 淚 , 她 的 心 靈 是 何 等 的 苦 澀 。 我 們 離 開 之 前 , 跟 她 拍 照 留 念 , 她 很 受 感 動 , 與 我 們 依 依 不 捨 地 道 別 , 當 車 子 駛 離 她 的 住 所 , 她 的 形 象 浮 現 在 我 腦 海 中 。 雖 然 她 仍 未 信 主 , 但 這 一 次 探 訪 , 讓 她 在 我 們 身 上 感 受 耶 穌 基 督 的 愛 。 不 知 道 往 後 會 否 有 基 督 徒 再 來 探 訪 她 呢 ? 主 耶 穌 在 馬 太 福 音9章37節 對 門 徒 說 : 『 要 收 的 莊 稼 多 , 作 工 的 人 少 』 。 有 多 少 信 徒 願 意 往 這 偏 遠 的 地 方 , 耐 心 地 向 這 位 嬸 嬸 傳 揚 神 的 大 愛 呢 ? 讓 神 的 平 安 、 喜 樂 充 滿 她 的 人 呢 ?

時 間 這 樣 急 促 地 流 逝 , 短 宣 的 旅 程 又 告 終 結 。 回 顧 神 在 過 去 半 個 月 的 恩 典 和 作 為 , 是 何 等 真 實 豐 富 地 呈 現 在 我 眼 前 。 我 有 幸 能 與 神 同 工 , 感 到 十 分 光 榮 。 盼 望 明 年 我 們 有 機 會 回 來 , 但 願 有 更 多 信 徒 願 意 踏 足 南 非 , 看 見 神 所 給 他 的 異 象 , 承 擔 在 南 非 華 人 佈 道 與 牧 養 的 事 奉 , 讓 神 的 名 被 廣 傳 。 榮 耀 歸 於 神 。 你 願 意 看 見 神 在 南 非 的 作 為 和 榮 耀 嗎 ? 只 要 你 願 意 , 就 一 定 可 以 看 見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