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請 差 遣 我
2. 福 音 精 兵
3. 那 些 年 是 祢
4. Lift Up Your Eyes

5. 獻

facebook
 
文 章 分 享

今 日 華 人 教 會 第249期2005年6月 - 新 興 宗 教 運 動

主 題 : 新 興 宗 教 運 動   教 牧 篇

    《 啟 示 錄 》 第 一 章 記 載 榮 耀 教 會 之 主 的 異 象 , 祂 在 七 個 燈 臺 中 間 行 走 , 祂 的 右 手 拿 著 七 星 , 那 七 星 就 是 七 個 教 會 的 使 者 ( 參 啟 一12∼20) 。 祂 向 七 使 者 發 聲 , 以 傳 達 祂 對 七 教 會 的 心 意 ( 參 啟 二1、8、12、18, 三1、7、14) , 可 見 教 會 的 使 者 , 即 教 會 領 袖 , 對 教 會 有 著 不 可 推 卸 的 責 任 。

    筆 者 研 究 基 督 教 新 興 教 派 (New Sects) 多 年 , 發 現 教 會 領 袖 的 帶 領 風 格 會 直 接 影 響 整 家 教 會 的 路 向 , 孰 正 孰 邪 , 許 多 時 只 在 一 念 之 間 。 絕 少 教 會 領 袖 一 開 始 就 定 意 要 把 教 會 帶 往 歪 路 上 走 , 由 新 興 教 派 發 展 至 異 端 邪 教 是 有 一 定 的 過 程 。 問 題 是 在 這 過 程 中 , 每 一 個 重 要 關 口 上 , 帶 領 者 是 否 願 意 真 誠 自 省 、 勇 於 歸 正 , 化 教 會 危 機 為 轉 機 ? !

    筆 者 嘗 試 就 本 文 有 限 的 篇 幅 , 朝 其 中 三 大 重 點 與 各 教 會 領 袖 一 同 思 考 新 興 教 派 的 問 題 。

個 人vs.宗 派1

    新 興 教 派 大 多 從 傳 統 宗 派 出 來 , 甚 至 不 惜 採 用 分 裂 方 式 。 既 說 是 「 新 興 的 」 , 就 是 「 非 傳 統 的 」 。

    教 會 領 袖 能 從 因 循 的 傳 統 宗 派 中 發 現 其 流 弊 , 帶 著 異 象 、 滿 有 使 命 地 突 圍 而 出 , 自 立 門 戶 。 可 以 獨 樹 — 幟 者 , 多 非 泛 泛 之 輩 。 若 再 加 上 本 身 的 口 才 魅 力 、 熱 心 傳 教 , 假 以 時 日 , 不 難 打 出 個 名 堂 來 。 但 當 其 人 數 不 斷 增 長 , 繼 而 擴 堂 、 分 堂 、 植 堂 時 , 儼 然 已 自 成 — 新 的 宗 派 了 。 當 有 一 天 創 建 者 也 成 為 歷 史 時 , 誰 也 難 保 這 個 「 新 」 的 宗 派 不 會 重 複 落 入 「 舊 」 的 宗 派 那 種 傳 統 、 因 循 、 僵 化 的 循 環 中 , 於 是 又 會 引 發 新 一 輪 的 改 革 之 戰 。 日 光 之 下 、 萬 物 復 現 , 豈 有 新 事 呢 ( 參 傳 一9∼11) ? !

    其 實 宗 派 教 會 雖 有 建 制 後 的 種 種 限 制 與 問 題 , 然 而 , 教 會 領 袖 若 肯 花 點 工 夫 好 好 地 研 究 自 己 宗 派 的 歷 史 , 必 從 其 中 發 現 神 恩 典 的 足 印 , 也 可 從 前 人 豐 富 的 屬 靈 遺 產 裡 鑑 古 知 今 , 承 載 著 宗 派 歷 史 中 優 良 的 傳 統 , 又 敢 於 去 蕪 存 菁 地 不 再 重 蹈 歷 史 的 覆 轍 , 為 新 一 代 探 索 一 條 更 新 的 路 向 。 故 此 , 帶 領 者 革 新 的 思 維 是 無 須 與 宗 派 傳 統 對 立 或 脫 鉤 的 。

    當 然 , 要 革 新 傳 統 的 困 囿 , 是 緩 慢 的 、 吃 力 的 , 甚 至 連 心 志 也 會 被 消 磨 掉 , 怎 能 與 另 起 爐 灶 來 得 快 速 、 機 動 , 深 感 復 興 已 蒞 臨 般 呢 ! 然 而 在 興 奮 過 後 , 踏 進 建 立 一 家 健 全 教 會 的 漫 漫 長 路 上 , 既 斷 絕 了 前 一 宗 派 千 錘 百 煉 的 真 理 路 線 及 治 會 神 學 , 在 獨 行 摸 索 中 , 每 一 步 都 會 有 差 之 毫 釐 、 謬 以 千 里 的 危 機 !

個 人vs.國 度

    一 個 熱 心 於 教 會 增 長 的 教 會 領 袖 , 不 一 定 具 備 一 個 健 全 的 教 會 觀 。 特 別 當 自 己 的 堂 會 逐 步 擠 身 於 大 型 教 會 (Mega Church) 行 列 , 不 單 被 欣 羨 者 詮 釋 為 成 功 教 會 的 典 範 , 更 會 帶 來 教 會 領 袖 個 人 說 話 的 權 威 、 談 判 桌 上 的 籌 碼 。 在 自 覺 與 不 自 覺 之 間 把 自 身 的 「 地 方 教 會 」 概 全 了 「 普 世 教 會 」 , 而 逐 步 遺 忘 了 重 要 的 國 度 真 理 : 就 是 無 論 地 方 教 會 多 龐 大 、 多 成 功 , 都 只 是 基 督 身 體 的 一 份 子 而 已 。

    一 個 健 康 全 面 的 教 會 觀 , 就 是 在 自 身 的 「 地 方 教 會 」 立 足 點 上 , 還 須 涵 蓋 : 縱 的 歷 史 性 向 度 , 就 是 個 別 的 宗 派 歷 史 與 歷 代 基 督 教 的 教 會 歷 史 ; 及 橫 的 全 球 性 向 度 , 就 是 超 越 地 方 的 教 會 , 而 以 「 國 度 的 觀 念 」 看 普 世 基 督 的 身 體 。

    保 羅 在 《 以 弗 所 書 》 論 及 普 世 教 會 國 度 的 真 理 , 提 醒 我 們 要 追 求 「 能 以 和 眾 聖 徒 一 同 明 白 基 督 的 愛 是 何 等 長 闊 高 深 」 ( 弗 三18) , 不 單 在 自 己 的 「 地 方 教 會 」 中 體 現 這 真 理 , 也 在 「 普 世 教 會 」 群 體 中 學 習 成 長 , 彼 此 在 愛 中 互 建 ( 參 弗 四16) 。

    筆 者 今 天 已 年 過 半 百 , 仍 享 受 重 返 校 園 過 神 學 生 的 生 活 。 讀 神 學 最 寶 貴 的 不 單 在 圖 書 館 內 博 覽 群 書 , 吸 收 歷 代 聖 徒 的 生 命 精 華 , 更 是 與 從 世 界 各 地 而 來 的 老 師 及 同 學 作 生 命 交 流 , 其 中 許 多 是 書 本 所 不 能 提 供 的 啟 迪 與 亮 光 , 一 生 受 用 。 筆 者 過 去 亦 透 過 參 與 和 出 席 華 人 及 非 華 人 的 國 際 會 議 , 與 各 地 主 內 同 道 團 契 相 交 , 視 野 擴 闊 了 、 見 識 豐 富 了 , 更 加 明 白 國 度 真 理 的 寶 貴 。

    教 會 領 袖 若 不 願 意 撥 冗 與 自 己 教 會 所 在 地 區 的 其 他 教 會 同 道 相 交 , 甚 至 連 自 己 宗 派 的 同 道 也 少 有 生 命 交 流 , 便 難 以 從 平 輩 中 發 現 、 欣 賞 、 學 習 別 人 的 優 點 。 這 樣 的 教 會 領 袖 , 輕 則 傾 向 否 定 他 人 、 暗 地 高 舉 自 己 。 久 而 久 之 , 變 成 了 井 底 之 蛙 , 不 知 天 外 有 天 。 重 則 屬 靈 化 自 己 的 獨 斷 獨 行 , 認 為 只 需 單 單 向 主 負 責 即 可 , 卻 失 卻 與 其 他 教 會 領 袖 、 主 內 同 道 的 良 性 互 動 作 用 ( 學 習 交 待 ,accountability) 。 最 危 險 的 是 在 解 經 及 教 導 上 , 若 持 續 孤 芳 自 賞 、 閉 門 造 車 , 容 易 以 個 人 領 受 取 代 釋 經 原 則 、 以 主 觀 經 驗 取 代 客 觀 真 理 。 在 個 別 的 「 地 方 教 會 」 難 以 制 衡 下 , 教 會 領 袖 逐 步 形 成 了 一 套 自 創 的 神 學 思 想 , 漸 漸 由 偏 側 變 成 極 端 、 由 極 端 變 成 異 端 , 越 走 越 遠 , 難 以 回 頭 。

    想 從 死 胡 同 裡 走 出 來 的 , 必 先 願 意 接 受 國 度 的 真 理 , 放 下 狹 隘 惟 我 的 「 地 方 教 會 」 教 會 觀 , 進 入 《 聖 經 》 宏 觀 的 「 普 世 教 會 」 教 會 觀 中 , 承 認 教 會 的 主 是 可 以 透 過 其 他 純 正 信 仰 的 教 會 及 領 袖 向 我 們 說 話 。 相 信 凡 肯 謙 卑 求 教 , 勇 於 悔 改 的 , 主 必 施 恩 。

個 人vs.羊 群

    正 如 保 羅 指 出 : 教 會 領 袖 最 佳 的 薦 信 , 就 是 察 看 其 羊 群 生 命 的 素 質 , 可 以 不 言 而 喻 ( 參 林 後 三2、3) 。 而 最 有 效 檢 視 羊 群 生 命 素 質 的 指 標 , 就 是 羊 群 的 屬 靈 健 康 狀 況 — — 究 竟 羊 群 健 康 嗎 ? 活 潑 嗎 ? 快 樂 嗎 ? 成 長 嗎 ? 平 衡 嗎 ? 與 家 人 及 社 會 關 係 和 諧 嗎 ? 可 以 獨 立 思 考 嗎 ? 可 以 成 熟 分 辨 嗎 ? 可 以 自 由 離 開 到 別 的 教 會 聚 會 或 事 奉 嗎 ?

    有 專 研 濫 權 教 會 (abusive church) 的 社 會 學 家 指 出 :2濫 權 教 會 的 領 袖 多 屬 極 權 家 長 式 操 控 型 (manipulation) 的 領 袖 , 利 用 羊 群 對 帶 領 者 的 忠 誠 與 信 任 進 行 思 想 上 的 操 控 , 喜 以 強 力 精 密 的 門 訓 系 統 , 如 終 生 委 身 順 服 師 父 帶 領 、 一 對 一 師 徒 制 度 等 , 進 行 生 活 行 為 上 的 操 控 。 又 經 常 直 接 否 定 或 間 接 貶 抑 自 己 原 出 的 宗 派 與 及 其 他 基 督 的 教 會 , 使 羊 群 對 外 越 趨 封 閉 孤 立 , 對 家 人 及 社 會 越 趨 疏 離 , 對 所 在 的 群 體 越 趨 依 賴 。 在 缺 乏 比 較 及 選 擇 下 , 漸 漸 失 卻 獨 立 思 考 及 分 辨 事 理 的 能 力 , 以 致 難 以 離 開 。 一 旦 離 開 , 沒 有 朋 友 、 工 作 , 前 途 茫 然 失 去 方 向 , 難 以 生 存 。 更 可 怕 的 是 遭 到 帶 領 者 的 批 判 、 控 訴 、 定 罪 , 甚 至 咒 詛 失 去 救 恩 , 使 羊 群 活 在 內 疚 、 憂 鬱 、 壓 力 下 , 毫 無 喜 樂 , 身 心 俱 疲 。

    當 我 們 在 控 訴 這 類 新 興 教 派 、 濫 權 教 會 時 , 我 們 有 否 同 時 察 驗 自 己 羊 群 的 屬 靈 健 康 狀 況 ? 反 省 自 己 在 帶 領 教 會 時 , 是 否 也 曾 把 相 對 的 強 化 成 為 絕 對 的 、 把 本 來 是 自 由 的 真 理 變 成 不 自 由 的 枷 鎖 , 使 羊 群 身 心 靈 困 擾 ?

    「 基 督 釋 放 了 我 們 , 叫 我 們 得 以 自 由 , 所 以 要 站 立 得 穩 , 不 要 再 被 奴 僕 的 軛 挾 制 。 」 ( 加 五1) 若 教 會 領 袖 真 的 本 著 為 父 為 母 的 心 腸 來 帶 領 和 牧 養 群 羊 ( 參 帖 前 二7∼12) , 必 不 會 願 意 為 了 「 自 我 成 全 」 (self-actualization) , 而 讓 羊 群 被 摧 殘 、 被 虐 待 的 , 更 不 願 意 自 己 成 為 這 種 濫 權 教 會 的 領 袖 。

結 語

    舉 凡 有 異 象 、 有 使 命 、 有 恩 賜 、 有 口 才 、 有 魄 力 等 優 勢 的 教 會 領 袖 , 勿 忘 記 我 們 是 教 會 之 主 手 中 的 使 者 。 我 們 該 常 常 在 祂 面 前 真 誠 自 省 , 檢 視 個 人 與 宗 派 、 個 人 與 國 度 、 個 人 與 羊 群 的 三 重 關 係 。 願 主 指 教 我 們 如 何 謙 卑 下 來 , 把 自 己 看 得 合 乎 中 道 ( 參 羅 十 二3) , 勇 於 歸 正 , 化 教 會 危 機 為 轉 機 !

註 :

  1. 一 些 教 會 為 了 避 免 宗 派 主 義 的 負 面 作 用 , 採 用 「 聯 會 」 、 「 聯 堂 」 等 名 稱 以 取 代 「 宗 派 」 一 詞 。
  2. Ronald M. Enroth, Churches That Abuse (Grand Rapids, MI: Zondervan, 1992), p.206.
〔 作 者 正 進 修 美 國 芝 加 哥 三 一 福 音 神 學 院 教 牧 學 博 士 ( 宣 教 學 ) 課 程 、 香 港 牧 職 神 學 院 院 長 、 國 際 短 宣 使 團 ( 義 務 ) 總 幹 事 、 世 界 華 福 ( 義 務 ) 助 理 總 幹 事 聯 絡 、 美 國 宣 道 差 會 伙 伴 宣 教 士 〕